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联系我们
首页 凤凰要闻 教材实验 母语教育 教学资源 课题研究 凤凰期刊 凤凰读书会 凤凰论坛 凤凰研修营
课题活动 课题公告 课题指导 课题成果 专题推荐 立项课题
 “新课程背景下的小学母语...
 “我国小学母语教育现状及...
更多>>
 第十一期(2014年)立...
 第十期(2013年)立项...
 第九期(2012年)立项...
 第八期(2011年)立项...
 第七期(2010年)立项...
 第六期(2009年)立项...
 第五期(2008年)立项...
更多>>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等待盛开的金蔷薇—— 凤凰母语研究所课题研究的回顾

等待盛开的金蔷薇—— 凤凰母语研究所课题研究的回顾
课题部

一  序曲:前进的鼓声

2002年8月,南京凤凰母语教育科学研究所在苏教版小学语文教材编委会的基础上发展成立。研究所的成立得到了教育部、省市科技新闻出版社、民政等部门的大力支持和充分肯定。原国家教委副主任、国家总督学,现全国人大常务委员柳斌同志为南京凤凰母语教育科学研究所亲笔题词,教育部基础教育司朱慕菊副司长、沈白榆处长先后来我所视导和考察,并給予了我们以充分地肯定和鼓励:“在课程改革教材建设完成以后,怎样继续利用现有的课程、教材、专家资源,为国家的教育事业服务?你们的做法为大家提供了很好的思路,我一百个赞成!”

在课程改革的今天,如何做好这种“继续为国家教育事业服务”的工作,主要体现为竭尽所能地推进课程改革的逐步深入,而推进课程改革走向深入的关键,就在于以课题研究为引领,促进教师对母语教育规律的研究,提高教师的教学、科研等能力。

我所本着自愿申报的原则,自2003年以来,实验区的老师们申报课题已达443个(目前已结题86个),课题研究几乎覆盖了全国教材实验区,成为引领教材实验和教师成长的平台。课题部人员在做好课题研究和管理的同时,还深入江西、湖南、山东、安徽、河南、陕西、甘肃等地调研,为广大的老师提供最直接的服务与帮助。

2006年初,研究所“新课程背景下的小学母语教育研究——小学语文课程建构的理论与实践”被教育部批准为“全国教育科学规划‘十五’立项课题”。目前,我们已经确立了近50个子课题,这使教材建设和实验又站在一个更新的高度,也让课题研究的老师站在了更高的平台。为此,我们提出了“把课题研究作为提升教材软实力”的有效途径,要求教材编委与各实验区的省、市、县语文教育专家和一线老师,共同推动课题研究工作。在省、市级教研室、教科院(所)的领导、专家和一线教师们的支持、参与下,课题研究工作开展得红红火火。这里笔者试着将已有的成果作一阶段性梳理,既对课题研究作一回顾,也希望在梳理中可以得出有益于后续研究的些许启示。

二  乐章:华彩的奏鸣

一、识字

从汉语拼音的教学到识字教学,各课题在研究的过程中虽因研究的角度不同而各有侧重,但综合地来说,大致有这样一些倾向。

首先,识字教学的出发点从教师的教转变为学生的学。

新课程强调的是“为了一切学生的发展”,虽然不是完全意义上的“学生中心”,但却对传统教学中的“教师中心”做出了深刻的批判。而注重学生的发展首先就要让孩子乐于学习,刚入学的汉语拼音教学更是语文学习给孩子的“第一印象”。宁夏青铜峡市教研教培中心的任菊莲老师,主持了我所第二期重点课题“提高小学语文课堂教学实效的研究”,其子课题“提高汉语拼音教学实效性的研究”,就充分体现了新课程的这一初衷:1、加强直观教学,突出汉语拼音教学的形象性;2、开放教学形式,突出汉语拼音教学的趣味性;3、创设语言氛围,突出汉语拼音教学的情景性;4、拓宽教学时空,突出汉语拼音教学的生活性。在该课题的研究报告最后,课题负责人任菊莲老师做了这样的总结:“善教育,师逸而功倍;不善教者,师勤而功半。”只有教师用心研究,找规律,寻点子,不断创新,使拼音教学融知识性、趣味性和实践性于一体,才能充分调动学生的学习积极性,才能提高拼音教学的实效。

其次,强调语文教材在识字教学中的重要作用。

语文课本毫无疑问是语文教学中最重要的课程资源,但在长期的语文教学实践中,出现过淡化课本功能的倾向,这显然是失之偏颇的。新课程提出了教师的专业化而非职业化,折射在语文教师的身上,其重要的体现就是对于语文课本的整体把握,虽然“教材无非是个例子”,但这个例子,却是凝聚了编者们的心血,并且经过了长时间的验证与打磨,它要高于一些经验性的、零散的“例子”。在识字教学中,教师对于这个例子也越来越重视。

由山东省聊城市东昌府区教研室陈明老师主持的我所首届重点课题《低年级识字教学资源的开发研究》就充分体现了这一点。虽然在研究过程中,该课题组老师开发了丰富多样的识字资源,但仍然将苏教版小语教材定位于最重要的教学资源。这主要体现在两个方面:一方面,在课堂教学的设计中,老师充分挖掘教材自身的内在潜能,用好教材。另一方面,深刻领会教材的编写意图,为课内外的识字教学的有机结合找准结合点和增长点。正是抓住了这一点,该课题虽然开发了丰富多彩的识字教学资源,但都是立足于教材的延伸,丰富了学生的识字途径与方法,真正实现了识字资源利用的最大化。

第三,面向生活的“大语文观”被广泛地接受。

《语文课程标准》在“课程的基本理念”中明确指出“语文是实践性很强的课程”,其强调的“语文实践能力”也应是在实践中逐步掌握的。本着这样的“大语文观”,江西省上饶市逸夫小学的凌霞老师就“联系生活用活课本快乐识字”这一课题展开了研究,收到了很好的效果,使识字教学由枯燥变得有趣,由单一变得多样。孩子们在识字中表现得非常积极、热情、独立,他们成为了识字的主人。

在这种大语文观的引领下,课题组教师逐渐在课堂中营造出一种宽松、和谐、民主的识字氛围,识字的方法也逐步多样,有利用汉字的象形特征的形象识记法,有利用汉字部件增删的增屋加梁法与去枝砍叶法,有利用口头韵文等形式帮助孩子记忆的顺口溜,有调动孩子积极性的猜字谜、讲故事,还有用动作、体态帮助记忆的动作演示的方法。虽然方法众多,但它们大多密切联系生活,紧扣课本,都是学生创造性的体现,并且尤其关注了本地所特有的教育资源,从而更好地帮助学生积累词汇,丰富语言。

识字教学的研究也成为了转变学生学习方式的抓手,由河南省郑州市金水区教文体局教研室冯宇老师和广东省珠海市香洲区前山小学宋曲云老师主持的我所首期重点课题,《从培养学生的识字兴趣入手,转变学生的学习方式》《“培养低年级小学生的识字能力”的研究》等,在培养孩子识字兴趣的基础上,转变学生他主、被动的学习方式,从而不但解决孩子识字上的问题,还帮助孩子形成独立、自主的学习方式。让孩子在不知不觉中形成良好的识字习惯与能力,从而为将来的学习打下扎实的基础。

二、阅读

遵循《语文课程标准》“阅读教学是学生、教师、文本之间对话的过程”,它是“学生的个性化行为,不应以教师的分析莱代替学生的阅读实践”,同时,需要“培养学生广泛的阅读兴趣,扩大阅读面,增加阅读量”等理念,课题研究中的阅读教学大体呈现出这样几种倾向——

首先,在阅读课堂教学中更加重视学生对于文本的个性化体验。

在阅读课题的研究中,学生的个性化体验被日益重视,由江苏省太仓市朱棣文小学全柳芳老师主持的我所首届重点课题《体验性学习在小学语文教学中的实践研究》,就紧扣住“体验”。
简单地说,“体验”注重的是学生个体的心理感受,使得语文学习可以与学生生命个体的发展过程趋于一致,从而享受到生命活动带来的震撼与愉悦。在阅读教学中如何让学生产生体验,朱棣文小学从“联系生活品句、联系生活激情、联系生活明理”等方面,充分调动学生已有的经验和头脑中储存的相关信息,

让学生走进文本,成为文本中的角色,读出自己的理解、体验与韵味,把自己的生活、感情和课文所展示的生活、感情相比照、相联系。

同样作为我所的首期重点课题,江西省赣州市大余县水城小学王贤珺老师的《小学语文个性化阅读的研究与实验》,也通过研究探索出了自己的一套个性化阅读的教学方法:首先,个性化阅读需要从预习开始,学生在查找资料时,就需要联系自己的生活实际有所体悟;其次,教师采用先学后教,使学生在与文本、老师的互动中获得个性感悟;第三,以读带讲,摒弃一问到底的“牵引式”教学;第四,在拓展中设计不同层面的作业和实践活动,让学生的个性向生活延伸。

其次,更加重视课外阅读与积累以及这种积累与课内的相辅相成。

课外阅读对于小学生语文能力的形成,有着至关重要的意义。因此,其也是课题研究的热点之一。

由安徽省六安市教育局教研室及城南小学的夏群、卢洁老师主持的我所第二期立项课题,《引导与培养小学生课外阅读兴趣的理论与实践研究》总结出了指导课外阅读的“五字法”:着眼一个“趣”字,提高学生课外阅读的积极性;贯彻一个“导”字,提供正确的阅读导向和阅读方法;把握一个“动”字,组织活动,提供交流的平台,营造读书氛围;探求一个“合”字,让家校形成教育合力;实现一个“延”字,不仅是课内向课外,更是学校向社会的延伸。而这样的阅读延伸,又不是实验教师的“拍脑袋”、想当然,在经过了调查后,这样的课外阅读引导则更有针对性:低年级侧重于传说、寓言、童话类图书的阅读,采取教师边读边讲,学生边读边听的方法,由扶到放。中年级则侧重于历史人物故事、中外名人传记、科普类读物、儿童文学等图书的阅读,教师只做适当提示,主要由学生自读,注重培养使用字典等工具书的能力和习惯。高年级侧重于经典小说,散文诗歌,传记传奇等书籍的阅读。以学生自读为主,配合阅读,指导学生写读书笔记、交流读书心得,进行讲演,专题讨论等。

安徽省滁州市琅琊路小学杨世玉、张业成老师主持的我所第三期重点课题《如何凭借苏教版教材拓展学生的有效积累研究》比较重视书香校园的建设,从校园的墙壁到校园网、广播站,再到图书室的建设,都让孩子有“徜徉在书的海洋”的感觉。最难能可贵的是,学校特意增开了“读书课”,从制度上保障学生的阅读质量,并且也给学生的相互交流提供了平台。

这样的积累实则是多样的,既看到课外的积累,也不可忽视课内的积累,更需要相互的结合。由安徽省霍山县教研室刘晓梅老师主持的第二期重点课题《苏教版国标本小学语文教科书读读背背板块的实验与研究》就起着这样的桥梁作用。在研究的基础上,课题组老师总结出了多种“读读背背”板块的教学方法:联系课文、利用插图、内部联系、提供语境、亲身体验、情景再现、媒体渲染、巧用故事、画简笔画、肢体语言十种方法,这不仅是教学方法,也是向课外积累延伸的方法。

再次,重视从多角度探索如何提高小学语文阅读教学的效率。

如何改变传统阅读教学“少、慢、差、费”的低效现象,也是阅读教学研究的趋向。由海南省海口市教育局教研室关心凤老师主持的我所首期立项课题《中年级阅读教学中语言尝试运用的实践研究》,就从语言运用的角度探索了一整套提高阅读教学效率的行之有效的策略:抓住关键点,引导多层次的读;抓住联系点,引导多形式的理解;抓住兴奋点,引导多维度的品味;抓住动情点,引导多层面的交流;抓住切入点,引导多触角的运用;抓住整合点,引导多学科的融合。

三、写话与习作

写作教学应贴近学生实际,“让学生易于动笔,乐于表达”,这就需要老师引导学生“关注现实,热爱生活,表达真情实感”。在习作教学的研究中总体呈现这样两个特征——

一方面,在低年级写话阶段,习作更倾向于生活化。

通过对学生作文现状的分析,就会发现学生作文“我”的丢失比较严重,编造现象较为普遍,年级越高习作越没有了灵气。而解决这一问题的关键就在于架设生活与作文的桥梁。安徽省六安市经济技术开发区皋陶小学陆忠明老师主持的我所第二期立项课题——“小学生生活化作文的研究和探索”,在研究中紧紧抓住三个转变:情感过程的转变,即从怕写到乐写;内容上的转化,即从言之无物到具体真实;能力上的转变,即在习作中形成孩子扎实的写作技能。实验教师结合苏教版小语教材编排的习作篇目和校内活动,有计划、有目的地带领学生亲近自然,步入社会,帮助他们提供丰富的写作素材,使学生的习作不再是无米之炊。

另一方面,在高年级习作阶段,与阅读教学相承,习作更倾向于个性化。

《语文课程标准》指出:写作要求“珍视个人的独特感受”,要求学生“说真话、实话、心里话,不说假话、空话、套话”。这些理念都指引着我们的作文教学向个性化的方向发展。广西来宾市兴宾区第三小学陆国代老师主持的我所首期重点课题“小学个性化作文教学的研究”,实验教师们不仅力求构建个性化的作文课堂教学,并通过实施个性化阅读教学来力图构建一个个性化的教学整体。其中,作文教学的个性化评价被作为课题研究的抓手,他们在研究中总结出从内容、构思、布局、语言、感情及想象等方面个性化作文的评价标准,并提出“多议少评,多评少改”的作文评价方式。从而解决了“盖棺定论”式的评价所造成的诸多弊端。

重视发展学生的个性,一个很重要的方面就是重视学生的体验,由山东省青岛经济技术开发区薛家岛小学的宋云健老师主持的我所第三期重点课题《“做中积累学中体验”培养学生作文能力》,引导学生把自己听到的、看到的以及亲身体验的事用说话的方式告诉别人,并在讨论中增加各自的言语及生活经验积累,最终以日记的方式记录下来。山西省晋中市平遥县实验小学的周明杰老师主持的课题《在体验中享受母语》,也从体验的角度展开研究。

与此类似,对于习作教学的研究也不再囿于习作本身,在语文教学的各个因素都影响着学生的习作能力的发展,因此,课题研究中出现了一些综合化的倾向,例如由安徽省六安市霍邱县河口镇中心小学陈家富、卞士运老师主持的我所第四期重点课题《农村小学口语交际训练与提高写作能力关系的研究》,他们将研究的切入点放在探索阅读、口语交际等与习作的关系上,从而更好地推动学生习作水平的提升,

四、口语交际

学生需要具有“倾听、表达和应对的能力”,而这种能力的形成,是在具体的交际情境中逐步形成的。我们的课题研究正是按照这样的思路展开。

由陕西省绥德县教研室田小涛与蒋磊老师主持的我所第三期重点课题《小学口语交际教学策略研究》,在口语交际的教学策略方面做了十分深入的思考。实验教师将专设的“口语交际课”、日常的语文课以及班队活动课分别视为口语交际的集中训练阵地、基础阵地与延伸阵地,即将口语交际贯穿于各科教学活动中。在研究中,课题组也逐渐找到了提高学生口语交际的一些好方法,比如:先正音,再说话;以复述课文、讲故事等提高口语交际的综合实力等。

湖南省吉首市第六小学的张洪富老师所主持的我所首期重点课题《少数民族地区小学校本化“口语交际”教学研究》,则从少数民族存在一定的语言障碍的现实出发,探索了一系列行之有效的教学方法,实验教师在营造了较好的语言环境中,充分利用学生的生活经验,遵循由易到难、循序渐进的原则,逐步拓展学生的交际面,在抓好语文课堂上的口语训练的同时,在学校内开展丰富多彩的活动,引导孩子在参与活动的过程中锻炼自己的交际能力,取得了喜人的成果。

口语交际能力应该在生活实践中形成。山东省胶南市灵山卫中心小学王培华老师主持的我所首期立项课题《在生活实践中训练学生的口语交际能力》,实验教师力图让口语交际的内容、形式具有生活化、地域化的特色,让学生真实地融入生活之中。同时在家庭中建立起固定的“口语交际时间”,并与社会上的相关部门建立“手拉手单位”,为学生的口语交际提供良好的锻炼场所。

五、综合性学习

《语文课程标准》强调“综合性学习主要体现为语文知识的综合运用、听说读写能力的整体发展、语文课程与其他课程的沟通、书本学习与实践活动的紧密结合”,它强调“合作精神”,注意培养学生“策划、组织、协调和实施的能力”,同时还需要突出孩子的自主性,注重探索和研究的过程。

作为由山东省青岛市崂山区教体局教研室的李媛老师主持的我所首期重点课题《建构开放自主的语文学习新体系》的分课题,青岛市崂山区晓旺小学在课题研究中将语文综合性学习与校本课程相结合,开发了诸多富有地方特色的综合性学习。对崂山茶的研究就是其中较有特色的一个。学生在老师的带领下,走访茶厂、茶艺馆,了解茶农,熟悉茶的种植与管理,茶的加工工艺与沏茶艺术。并通过上网,查阅图书,了解崂山茶历史及其功效,并充分利用地域优势亲自动手种茶、采茶。为了适应不同学生的需要,实验教师还同时开发了古诗文的语文综合实践活动,从传统的背古诗拓展为唱古诗、演古诗、画古诗等,并开展古诗擂台赛、辩论会等,还鼓励孩子结合崂山的美景创作诗歌,激发了学生的创造性,为构建语文学习的新体系,添上了精彩的一笔。

相比之下,由山东省枣庄市市中区教育局教研室宋厚岚老师海南省三亚市教育局教学研究室郭静老师主持的我所首期立项课题,《小学语文实践活动的策略》《语文综合实践活动课程资源探索》,则从理论的角度对语文综合性学习的类型进行了探索,认为语文综合性学习大致可分为以下几种类型:旨在扩大学生阅读量与提高阅读能力的阅读实践类;旨在为学生创设口语交际环境与提高交际能力的口语交际类;训练学生反应与思维能力的听说训练类;联系生活富有趣味性与实践性的书面表达类;将语文知识融入表演、游戏中的游戏表演类;让学生走向社会,在社会的大课堂里学习语文的社会实践类。

三  余音:绕梁永不绝

十多年的磨砺铸就了今天深受全国各实验区教师欢迎的苏教版小语教材,站在新的起点上,如何实现不断的自我突破与创新,如何将这把“十年之剑”打磨得更加锋利,我们选择了课题研究这块“磨刀石”。在这个平台上,来自全国各地的教师与教研人员聚集在一起,虽然大家互不相识却有着相同的目标——“为了语文教育的理想”。

阳光下可以茁壮成长,阴寒中亦可茕茕孑立,干旱、贫瘠中尤可游刃有余,这就是蔷薇,虽非花中君子,也非世俗人眼中之奇葩,但生命之伟力却可以造就它的蜿蜒、攀援。这,恰恰就是教师孜孜以求课题研究的精神写照,正是这样的精神,灌溉着这朵小语教学中的瑰丽之珠。“朵朵精神叶叶柔,雨晴香指醉人头”,在这种虽称不上肥沃,但却堪比滴水穿石之绵延的精神滋养中,一丛丛蔷薇,走过昨天的含苞与今日的绽放,等待它们的,必将是明天的盛开!

 

 

阅读24610次 · 2008-01-18
设置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站点地图  |  版权声明
  版权所有:南京凤凰母语教育科学研究所
网站ICP备案编号:苏ICP备13015862号-1
网站公安局备案编号:200303E0015